W020160217240853298446.jpg
[四海共迎春魅力中国年]   [从家风传承看如何齐家治国]   [市委中心组举行(扩大)学习会]     [更多]
    中国文明网赤峰站 : 首页->文化沿革
五十余壮士在宁城李营子村跳崖
发布时间:2016-02-18    来源:

    八路军三区队五十余壮士跳崖处,位于宁城县南部朝宝沟川李营子村,村子位于大山深处,现在只有十几户人家,水泥村路是在去年修建的,没修路前,通往村子的全是砂石路,坑洼起伏,汽车很难到达现场。因战士跳崖的事情是发生在夜里,当地群众只知道是八路军,但不知道是什么队伍,也不知道战斗的具体情况,事情就这样一直尘封了40年。

    事件背景

    1944年2月6日三区队打下宁城(小城子),敌人调重兵围剿三区队,兵力上万,到处都是敌人。三区队为了执行坚持承平宁地区的命令,完成打击和牵制敌人兵力的任务,划作小分队与敌人穿插作战。

    1944年3月11日日落之后,三区队二连连长舒殿友带领二排、三排50余人,到了宁城南部一个村庄,准备在那里吃晚饭休息一下。这个村的一个人说那里地处沟口,不安全,派人把他们送到了另一个在山沟里的小村子。进这个村子的时间已是晚上9时多。部队进村,即开始支锅做饭,董国政负责带班站岗。饭还没做熟,董国政发现有敌情,即向连首长报告。当时部队的子弹已经打光,舒殿友立即带领部队冲上西边山岗,敌人也尾随追来。当时虽是农历二月中旬,但是阴天,没有月光,双方都在黑暗中摸索前进,谁也看不见谁。

    舒殿友带领队伍向西突围,走到一处山顶,前面是悬崖,看不清悬崖多深,后面是敌人,能听见说话声。三区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对这一带的地形不是很熟悉。在打无子弹,行无去路的情况下,舒殿友与指导员马九荣等几位负责人研究决定,跳崖突围,宁可摔死也不当俘虏。如果悬崖不是太深,可成功突围。于是,50多人毅然跳下悬崖。

    在董国政的记忆里,悬崖不是太陡,约有50余米深,干部战士们跳下后,连队司务长刘相廷等8人当场牺牲,连长舒殿友头部受重伤,董国政本人右脚跟被挫露脚骨,其他人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指导员马九荣轻伤,他组织幸存的人清理一下战场用步枪做了一副担架,抬上舒殿友,甩开敌人,进入对面的后山。走到后面山里的一个山口时,舒殿友牺牲,战友们捡石块把他葬在了那里的山坡上。

    第二天夜里,这支队伍进入黑里河地区。

    记者见闻

    壮士跳崖尘封40载

    5月7日,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虽说时令已是春季,在偏远的农区,微微细雨中仍然夹杂着丝丝的寒意,一大早,带着对五十余壮士的敬佩之情,记者一行三人在宁城县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骞国安的带领下,从天义镇出发向71年前五十余壮士跳崖处——宁城县山头乡李营子村驶去。

    采访车便沿着蜿蜒的乡村水泥马路驶进山沟里。淅淅沥沥的小雨时大时小,雨滴滴溅在车玻璃上很难辨清外面的情况,用手刮去车窗上的水气,可以清晰地看见偏僻山村里“世外桃源”般的山间风景。一寸多高的小草在雨中散发着淡淡的草香,跌宕起伏的山岭,茂密的森林,听着骞会长的讲述,这让记者不由的想起当年在这山间、树林里抵御日军侵略而奋勇抗战的八路军的战士们。但任凭记者怎么遐想这段历史,记者自始至终都在持怀疑态度,这样的环境下,八路军战士怎会来到这里,又是怎样生活下去的呢?有时竟不敢相信骞会长所述。

    骞会长告诉记者,因战士跳崖的事情是发生在夜里,当地群众只知道是八路军,但不知道是什么队伍,也不知道战斗的具体情况,事情一直尘封了40年。

    骞会长说,1982年他在共青团宁城县委工作,受县委委派到河北平泉参加承德、宽城、平泉、宁城两省区四县联合组织的承宽平宁抗日斗争史资料征集编写工作,历时接近三年。三年的时间里,曾三次邀请当时还健在的抗日战争时期曾在承平宁地区工作和战斗过的老同志到平泉参加座谈会与审稿会。这些老同志中有时任辽宁省丹东军分区司令员、当年三区队二连二排八班班长兼文化教员董国政。董国政就是当年跳崖的五十余壮士其中一位。董国政每次参加完会议之后,都到宁城寻找他所在部队当年跳崖的地方。因当时三区队是第一次到跳崖地方,而且是队伍刚进村时间不长就发生了战事,董国政没有记住具体地名,只是对周围环境有深刻印象。董国政在时任宁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德林同志的陪同下,虽然走遍了宁城很多悬崖峭壁处,也没有找到具体地址。最后一次是1984年9月,再次寻找无果,董国政准备放弃了。张德林是宁城人,对宁城的地理情况十分熟悉,张德林当时向董国政介绍,说榆树林子范杖子前山南坡也很陡,是不是再去那里看看,董国政同意了。第二天张德林有事,张德林让骞会长陪着董国政前去。

    骞会长回忆,当时宁城县委用的车还是北京吉普“212”,开车的师傅是霍占英同志。一大早出发,去范杖子前山南坡。范杖子虽然在县城天义附近,但其前山南坡却在驿马吐川,要到几十公里的石佛卧龙泉子才能从那向北进沟。当时的路十分难走,到范杖子前山南坡山脚下已近晌午。山脚下的小村庄叫潘拐子沟,归当时的石佛乡管辖。到这里,董国政只简单地看了一下,便说地形不像,不是这里。从潘拐子沟出来,董国政准备回平泉了。当时回平泉要从凌源走,路经山头。山头是当时山头乡政府所在地,因时到中午,去乡政府的食堂吃午饭。时任山头乡党委副书记的霍殿荣同志听了介绍,说该乡的马营子村李营子前山当年摔死过八路军,是不是那呢?董国政听了为之一振,吃过饭就邀请霍殿荣同志陪着去马营子。

    马营子在朝宝沟最深处,车到胡营子就不能向前开了。在胡营子问当地群众,几位上了年纪的人已能把事情说个大概。他们说当年的八路军是住在西南沟,夜间讨伐队去打,有人在李营子前山摔死了。车到不了李营子,大家就去了西南沟。西南沟在胡营子西南方向。到了西南沟,董国政的情绪十分激动,他右手一拍大腿,指着村前山顶上的一棵树说:“就是这里,那棵‘独立树’还在。‘独立树’是一军事术语,是对有地形标识作用孤树的称谓。”

    后经与村里上些年纪的人交谈,他们的忆述与董国政的记忆完全吻合。村里人说,小日本垮台前一年春天的一天夜里掌灯以后,村里来了一帮八路军,想在村里住下。八路军刚做上饭,敌人就来了,八路军就顺着山顶往西边去了。有一个兵犯了“羊羔疯”(癫痫病),另一个当兵的背着他走,落在后边,被敌人一枪都打死了。还有一个兵掉到大沟里摔断了腿,被敌人抓住了,其余人去哪里就不知道了。听说他们到了李营子那边,有在李营子前山摔死的。村里人还说,第二天上午,敌人把全村的人都集中起来,给大家开会,当着全村人的面,把那位摔断腿的兵用刺刀刺死,把他的头和那两位被打死的兵的头割下带走了。又过了一天,敌人又把附近马营子、胡营子、孙营子的人都赶到西南沟,当着众人的面,把西南沟一叫李文章的人头用马刀砍下,说他“私通八路”。原因是那天敌人奔西南沟,在路上曾遇见李文章,问过他村里有没有八路军,李文章说没有,这样就把李文章杀了。关于那棵独立树,村里人说那是他们的“老山神”,在那长了好几辈子了,从来没有人动过它。

    宁死不当俘虏

    五十壮士纵身跳崖

  

    采访车沿着山路行驶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采访车在村头停下。下车后,骞会长指着村前面的一处悬崖峭壁告诉记者:“这就是当时五十余战士跳崖的地方。”

    沿路走来,时断时续的雨一直没有停,到达李营子村时,雨下得仍很大。下车后记者在雨中看到,李营子村位于一座大山脚下,整个村子掩映在树林中间。最扎眼的要数村子对面一面陡峭的悬崖。远望悬崖,岩壁犹如斧削一样,直上直下,令人望而生畏。悬崖一侧的大山郁郁葱葱,在雨中显得尤为青翠。在绝壁悬崖下面矗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白色大理石纪念碑,纪念碑周围是郁郁青青的杨树。纪念碑的前方是当地农民的一块果园,十余棵苹果树争相开放的白色小花在雨中显得格外鲜艳。

    从当地一家农户借了几把雨伞后,一行的记者打着雨伞沿着村头泥泞的上山的小道向纪念碑走去。骞会长告诉记者,夏天时,这里非常漂亮,纪念碑周围全是争相开放的野花。步行大约百步后,一条石块砌成的小径从杂草中延伸出来,沿着小径走去,路的尽头便是纪念碑。在纪念碑前记者看到,纪念碑周围干净整洁,长势茂盛的野草向纪念碑所在的小广场聚拢过来。纪念碑碑身镶刻着“抗日九壮士纪念碑”八个非常显眼的红字,碑后碑文记录着壮士跳崖的过程。碑前摆放着供品,还有被雨水打湿的纸花。骞会长称,纪念碑是在2010年修建的,其中包括这条石板小路。骞会长指着碑前的供具说:“可以看得出,当地老百姓来纪念碑缅怀和祭奠过英烈们,老百姓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英雄。”

    在实地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如今已经很难找到对这段历史有记忆的老人了。骞会长说,当时,西南沟的群众也不知道是什么队伍,只知道是八路军。直到亲历者董国政40年后来访,他们才知道是三区队。2011年3月17日,董国政曾再次到李营子。时过66年,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艰苦岁月的人已经找不到,但是提起当年曾有八路军牺牲在他们家门前的事,几位中年人都能说得很详细。他们说,老人们在世时经常念叨,满洲国时前山摔死过八路军,8个人,还有一个走到山后死了。8个人中有一个可能是管账的,身上背的兜子里有账本和满洲票子。这8个人当时被村里高万盛等人安葬于村西山脚下。1972年由当时的山头公社组织移到西南沟村后黄土坡,山后的那个人也移去了,与死在西南沟的八路军葬在一起,当地人都称呼那里为“八路军坟”。1980年那些坟又被移到地处朝宝沟村的山头乡烈士墓。

    现场驻足近一个小时后,一行的记者离开三区队五十余壮士跳崖处。伴随车辆离去,纪念碑在细雨中渐渐模糊起来,记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望着路两侧高低起伏的大山,记者感慨自己的这次采访,使自己有机会亲自来到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听骞会长讲述五十余壮士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朱旭东/文 亚平/摄影)

  

 

上一篇:马蹄营子的日军侵华“空军基地”
下一篇:克旗同兴镇的“四立本碉堡群”
  专题栏 >>更多
QQ截图20160202221736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26191904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18170205_副本.jpg
QQ截图20150917092842_副本.jpg
QQ截图20150804170348_副本.jpg
不文明调查问卷.jpg
222.jpg
zt.jpg
333_副本.jpg
QQ截图20140423154831_副本.png
  文明播报 >>更多
· 赤峰五家镇新年出现新鲜事
· “零距离”服务群众
· 文明优质服务温暖民心
· 社区心愿墙实现居民微心愿
· 群众点赞“一站式服务室”
· 喀旗干部读书有了“电子图书馆”
· 文化墙宣传国策弘扬正能量
  评论 >>更多
· 让文化与文明相生相荣
· 谁“钓”了纪律的红包
· 善举传承彰显人性光芒
· 人性之花爱心绽放
· 相信善良的力量
· 建设天蓝地绿的美丽家园
· 让乡村更加美丽宜居是真正的惠民
主办单位:中共赤峰市委宣传部、赤峰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赤峰市文明网编辑部
E-Mail:swmbzhk@163.com
Telephone number:0476-8821658